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, and on earth peace to men on whom his favor rests. -- Luke 2:14

Tuesday, January 1, 2013

上海咸浆(配油条) Shanghai Salty Soy Milk (with Twisted Cruller)

*我妈看了我的食谱后,纠正了我不正宗上海咸浆的做法:1)油条也应该先剪入碗中;2)另外一个特别重要的环节是,调味品中的醋不能直接倒入碗中的,而是要将醋盛放在调羹内,然后将烧滚的豆浆直接对着调羹中的醋冲,这样冲出来的豆花才充分。
看来小时候的记忆果然不保险,我就赖我妈说,等下次回国,要她做一次给我吃:>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2013年第一篇食谱用来怀旧。犹记得小时候和外公外婆一起住,外公时常会打一锅新鲜热烫的豆浆回来,不住劝我“当水喝”。外婆则更爱喝“咸豆浆”,即碗底盛上香醋和酱油,放上少许紫菜和榨菜,撒上一把“开洋”(海虾米),再将滚烫的豆浆快速倒入碗中,冲出一碗香喷喷的“咸浆”——这还没完,咸浆最好的搭档一定是油条,把油条剪碎了泡入咸浆,最后滴上几滴麻油和红油(辣椒油),用搪瓷调羹轻轻拌开,就可以把头埋入碗中“呼啦啦”一顿吃喝,好不舒畅。
小时候的我不怎么爱喝咸浆,因为里面总少不了我不喜欢的开洋和榨菜(没办法,小娃娃哪懂得做,都是爱吃开洋榨菜的外婆做的)。但长大后没了常吃咸浆的机会,反倒怀念起来……上次去华人超市买了一袋油条,就是想炮制上海早餐的味道,咸浆算是成功,但粢饭团失败了。下次再接再厉。

食材(2人份):
  • 4 根 油条(我买的是速冻的,解冻后四面煎金黄)
  • 2 碗 豆浆(正巧黄豆不够,取了些绿豆一并做了,是用豆浆机打的)
  • 适量 生抽
  • 适量 镇江香醋
  • 适量 紫菜
  • 适量 麻油
  • 适量 辣酱

做法:
  1. 在两个碗中,根据个人口味放入生抽、香醋、麻油、辣酱,调匀后放入紫菜
  2. 将热豆浆快速冲入碗中,轻轻搅拌后豆浆自然会形成棉花絮状
  3. 每碗取1根油条剪碎,泡入咸浆里;另一根可以剪碎,也可以直接就着咸浆吃

兔牙哥是第一次喝这上海咸浆,很是喜欢;我自然也非常满足。我做的只是凭记忆、跟着儿时看来的印象学着做的,不管正宗与否,只和自己口味(我自然是省去了我不喜欢的开洋和榨菜了……)。剩下的绿豆黄豆豆渣,用来做豆渣司康饼,这下出炉的司康饼,居然带了些绿豆糕的味道,也很好吃。